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oldline 1  

三月,有人说: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个老掉牙的《帮到你》故事。一个女生写信给Nic,说要谢谢她的oppa乾哥。小玉和Nic说肯定是有点暧昧,通常韩剧都是“oppa...saranghei...酱来接。

那女生说就很像哥哥一样。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对蛋说:“你的女朋友应该《帮到你》喜欢这种方式。你记得抄下电话号码,下回有什么事你就打过去《帮到你》。”

蛋说:“就是咯,我女朋友应该很喜欢。但是我不好意思打。”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等待了十年,才有机会出张EP。我没有特别喜欢她的歌声,但是我欣赏她的努力与等待。恭喜林芯仪终于发声了。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4 Thu 2016 19:07
  • 鸟窝

鸟不生蛋的地方,竟长出了鸟窝。

不知该如何解释。可能我的世界太安静,上帝差派小鸟来提醒我,我仍活在这大环境中。但是为何偏偏选中那个compressor?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3 Wed 2016 21:41
  • 婚宴

他有点语带讽刺的对我说:“不错嘛!你跟大家都还能friend,还能聊天。”

每次遇到这样的讽刺,总是令我有点为难。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班长叫我帮他写几段某品牌公司的周年庆感言。帮他写了修改了一次后,终于定稿!

班长说要付我稿费。我问过毛顿,毛顿说,开心就做,不开心就不做。虽然这不介于开心或不开心,考虑到班长的文字困难,最后完成了,却不知稿费该如何计算,所以我说请吃一餐就算咯!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粒粒说:“可不可以就有一次,你不忍他痛痛快快的和他吵一场?”

我说:“我不会跟他吵的。即使所有的statement证明,我是对的,他也是不会接受的。他会哭。然后非常生气。那关系之类的问题来说。”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粒粒说,你的朋友的是很烦,很难相处的人。

的确,看起来高职、高薪,却很难相处。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位光明记者在脸书上post了一篇光明时代。可能照片有点悬疑,就click了进去看,内容简直可以写成侦探小说。内容如下:

“醫院裡有一架機器,放在第4間房,負責操作機器的是李醫生的下屬,兩個長髮的中年男人。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尔,我也能吐出非常感性的文字。

爱情没有把时间加快或拖慢。真爱溶入时间与生活。知道自己和对方都相爱,无需不断再不断的证明自己和对方爱或不爱。爱情自然不拖慢也不加快时间。但这世间难以找到真爱或爱的勇气!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ayne说:“真爱是即使对方做了恶心的事,例如放屁、獠牙、挖鼻屎,你也会觉得对方很美。”
Nic说:“那我是不是该说:“oh,baby,你獠牙的动作真性感。”"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2 Sat 2016 17:26
  • 派饭

第三次去派饭。第一次有机会和流浪汉交流。
那流浪汉真的很不像流浪汉。他应该受过不错的教育。马来文、英文都很ok。会看、会讲,应该也会写。他带了一个背包,和一个类似公事包的袋袋。听他本人分享,他以前是校长。但是因为精神上有些问题,所以弃掉了校长一职,目前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83481_1520682511566344_274327330_n12751253_186786721699216_929793322_n

友朋kuku又从远方来,又不亦乐乎了。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2 Sat 2016 06:11
  • 埃及

P13602981P1360304  

记者鹏程到埃及去考察,预备特约报导。恰巧看到他的分享,问了关图片的故事,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终于见到艾里克的l庐山真面目。两种极端的传说,都同时呈现在他本人身上。脾气超坏。如mm传说中的那样,也如阿叔说的有点实力、有分析能力、有市场远见,也如粒粒口中说的有点自大。

阿叔说:“我脾气酱坏,你都能和我聊,这个艾里克,和我差不多,你也能聊的。”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叔来访。找我吃杂饭后,请我到星巴克喝咖啡。将近十点,我说我要走了,他问我,那么心急要回吗?我说,我要去买饺子皮,所以十点前要走。

阿叔说:“明天再买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个人的聚餐,其实大家都不一样了。难免有点隔阂。

峰哥从纽国回来后,暂时休息。一段日子不见,话题开始有点搭不上了。因为我们都在放工后的状态,而峰哥仍在度假的心情。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年前,一个朋友的哥哥经常找我。后来他回东马发展后,就很少联络。

要说暧昧,也许当时有那么一点。他有时会email我。我有时会写信给他。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