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unior受了一肚子的委屈,他說他快beh tahan了。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樣發洩出來。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油条大叔终于激怒了我。我完全无视大叔...

从厕所进回office,我在进口处看到老油条大叔,然后他“hello,hello。”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5 Sun 2016 16:40
  • 黑暗

那个该或不该和橘子手作人的事,我终于硬着头皮问了光明记者。因为我真的没有人可以请教了。不过还好很像问对了人了。

光明记者的太太原来也是混手作界的。他和我分享了关于手作市场和本地创意市集的一些黑暗事。确实,近期我也感受如此。于是我变得有点小心翼翼防备,甚至有点疑神疑鬼。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当生日的记忆和童年的记忆夹杂在一起时,一样是不愉快的回忆。

从小到大,我们家庭真的每逢农历新年都会吵架,而且整个农历新年几乎都在不愉快的农历新年气氛下度过。到底大人们吵什么呢?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太饿没有的吃以后,一下子像饿鬼一样的吃东西以后,我决定再回到半饱生活。

不放弃奔跑运动。不放弃读经祷告的优质时光。回到那一些安静祷告的时间。重整自己的生活。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实说,在工作上我真的有点看不起老王子。因为他就是那种老油条前辈,喜欢故作玄虚,把很简单的东西搞得很像只有他能解决不可。终于他把所有人惹火了。明明就非常简单的东西,他搞了很多天,而且粗粗糙糙、充满错误的出街。该怎么说呢?这也许就是他真实的人生态度吧?

之前说了一大堆,《小王子》很不明白人们为什么拼命努力的劳碌。其实不是小王子特别聪明,或无欲无求。而是小王子,把自己做的看成最好,而别人做的都视为无聊的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博士说他已经交代清楚了。他说的时候,我其实不知道花生什么大事。所以一下子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因为下雨,我才刚到神秘大楼。感觉上我跟CE呆呆的。尤其是我我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因为我只是个钟点GD。

下午SAM说公司名字已经在insta有户口,可能是Don开的。我问谁是Don,他说不就是Ester太的老公。我问:“Esther Tai又是谁?”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housemate说起光明记者的事。因为光明记者那很夸张的表情和说话,其实也让我不知道要怎样反应。

最好笑的是,初次见面他说:“吓到我,原来你这么高,平时看照片看不出。”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见到光明记者真人时,有感他的声音和他的文字好像不搭。他真人说话的声音语气有点土。说话直到,非常不给面子的那种,但是人不坏吧?

我们没有交谈过几次,只是在他分享的那个精神病人的故事中交流较多。就是大家各自发表对于那个事件的推测和看法。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王子大叔说,上回请客其实是他的生日。他有说,但是我没有听到。

今天老王子大叔又买了一包nasi lemak加了炸鸡腿给我。大家说,小气鬼难得请客,你要好好的吃。很难得。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蓝熊来访,总有种感觉,总在情绪特别低落时他出现。

他之前有提起画现在的小学课本。然后现在进入最后高层审核,所以可能还有更动,所以他叫我backup他。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卡着不上不下的人生,情绪卡在没有结果的感情,开始不想再和谁接近,只想保持遥远的距离。有时我想就住在自己的星球里面。

庆幸的是我还有新币可换成马币。很潦倒,但是还没潦倒到彻底。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