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个做到你、我、他都想逃的事工。老实说我们也有我们的软弱。今天对于这个事工的恐惧来自于,那些没有方向目标、没有良好沟通的事奉。

同工要求我打电话联络大卫。结果,我无意间从Insta和大卫联线。大卫一听见那个事奉马上支支吾吾。我能明白。因为那时,我们分饰太多事奉范围。逼着写剧本,逼着构思故事,逼着录音,大卫写歌,我负责做artwork,找printer,清修改我们写得粗粗糙糙的文章。雁负责所有短剧旁白部分。牛负责录音剪接。同工负责市场。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对离婚女性不存偏见。但是大多数的离婚女性真的没有从离婚事件中检讨,从一个洞跳入另一个坑。

不甘寂寞,是最大的问题。当感情走远时,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是当对方在身旁时也许呼呼喝喝,没有给对方留几分尊严。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4 Fri 2017 09:33
  • 他...

安琪委婉的问我,坐在我旁边的他,是跟我一起来的朋友吗?

我说是豪友教会的弟兄,豪友为我安排的交通。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患难中,我们有指望吗?

暂时感受不到上帝时,我们有指望吗?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9 Sun 2017 17:44
  • 翻身

二月,有人说:”让我从痛苦中学会翻身吧!学会用正确的方法翻身以后,就不容易受伤害,也不痛苦了。”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经历一段让我欢喜以后的忧与痛,这过程真的漫长难熬。也许这提醒着我,我其实一直将焦点放在哪里?

人与人之间的伤害,这是第四波痛苦以后需经历的突破与改变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3 Mon 2017 09:45
  • 无常

Dato的老公突然去世。但是Dato暂时不公开。

全公司气氛变得很奇怪,到处看见高层窃窃私语。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at 2017 22:47
  • 礼物

16711518_10154161893847343_6205516061962746128_n16729227_10154161893682343_5245430534281986094_n16508992_10154161893752343_715625342897657411_n16729348_10154161893462343_7941784167389214503_n  

终于收到家瑞的礼物。真品原来是个可以藏在掌心的size。谢谢家瑞!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at 2017 19:55
  • 脆弱

当你处于最脆弱的生命状态,不是每个人都会善待你。还要经历多少伤害,我才能学会坚强不受伤。

没有经过思考的好意,最后往往只剩下一地的伤害。是人们太高估自己的爱心吗?也许那只是做给别人赞赏的表面,并没有想象的崇高、无瑕疵。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光明记者说:“如果你每次遇上的都是不诚实、爱说谎的人,那么问题的关键应该在于你。你需要做出改变,把你的单纯放下。不要再吸引骗子了。”

婉秋说:“如果你爱上一个不诚实、爱说谎的人,你的日子会每天过得像April Fool。”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光明记者说:“他有年轻过吗?他有什么资格嫌你老?”

光明记者每次的对白都很好笑。谢谢他的这些笑话。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块一直涌出来,整个下腹感觉麻痹,耳朵开始有压力、耳鸣的感觉。上个月到底还有什么没有做好的吗?

痛苦到想呕,有点晕晕的两天。真的好痛苦。我真的已经不太想有任何应酬,只想躺下。闭目养神也好,让心情休息也好。就是不再想交际应酬,搞不好我又得进emergency了。明天就会恢复正常吗?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光明记者当上了正牌的爸,很开心。

他PM问我,关于画插画的事,因为他想给自己的女儿画一本成长日记。我们说好有机会喝茶,我借他笔试试。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s 

家瑞说这个送给我。会安排寄出来。但是我其实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一听到家瑞说要把这个送给我就有点开心。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终于换了profile picture。也许这对我来说舒服一点吧?因为我不想看到他的样子和他的照片。我知道这是小气问题。

我情愿他的样子不再出现或刺激我。虽然这不是他本人导致。但我不喜欢经过别人知道他的事的那种感觉。若不想让我知道,就连蛛丝马迹也别留吧?我没有很想知道。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关于同学那复杂的婚姻问题,我终于以AB同学个案问了同工姐姐和牧师。我没有透露同学的名字,但还好同工姐姐和牧师都没有追问。

我心中也有一把尺,同学的那婚姻程序的违反以及种种隐藏的问题,我不懂得解答,同时我觉得有点纳闷反感。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难以分辨......

于是,我想要选择安静。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这一次回来终于见到了陛珠姐。半年来背负的困惑,担心、疑问一一得到了解答。

那些我也不确定自己做得对不对的决定,陛珠姐分析了一些。早前被我blocked的那些FB friend确定是东方闪电,和我早前的怀疑是一样的。因为觉得对方曲解圣经,一直兜兜转转,所以我觉得不要说太多比较好,对方若是unfriend,再send request来,就假装看不到,不要再accept。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2 Thu 2017 10:55
  • 代沟

回来几天,更确定的是,我喜欢安静,不喜欢太喧闹吵杂。习惯淡口味,不喜欢太重口味。那是和爸爸完全相反的习惯及口味。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口味及习惯有那么强烈对比的代沟?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