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8 Sat 2018 15:59
  • 最近

最近他突然反常的follow我的instagram。我有点觉得不安。也许因为我已经把他丢进了delete的箱子。就当做大家从未认识过吧。我是这么想的。

就在我习惯了不关注或react他post的任何作品时,他突然反常的来follow我。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画坛有时就像是一个垃圾堆。每个人都在里面争一个小小空间,被别人认同或赞赏,然后都把别人的东西当垃圾。所以大家都像在垃圾堆里面寻找生活和肯定。但是最终大家都失望了,失落了,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别人也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本地画坛的现象吧。

好几个自称是画家或设计师的人来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参与art community。其实就是时间的问题。所有artist和designer的反应都是,you need more explosure,让市场知道你存在。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间本地有点大的广告公司找我合作做一个本地电讯公司广告的插画。真的非常受宠若惊。这是一个机会,但与此同时仍有其他插画家参与竞争。三天的时间让我考虑,同时要交一分概念图,quotation和概念计划书。我是缺乏的,如果我被取消资格。我不难过,因为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突破我的有限。同时我感谢上帝让平庸的我,突破了我很多很多的局限。

在插画上,我是个门外汉。虽然我非常努力,我却经常被同行狂踩。甚至概念被盗取。credit被偷等等。要说到失望真的有不少的事。但是上帝还是使卑微的我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与站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个八个人婚姻的纪录片。有点感触,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岂止是在婚姻。工作上、事业上、人际关系上、生活与环境等等。

这有点触动我写关于职场的故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8 Sat 2018 21:09
  • 放弃

被追赶得压力太大以后,我终于开口说放弃了。结果如担心的一样,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我已经因为被追赶而长期无法安心睡觉,甚至我已经担心到泻肚子。从四月份赶着搬家后,又因为我懂得拒绝一位师母的要求,硬着头皮教了一个学生,我的生活焦头烂额般,我是真的已经burned out了。

对方不听我的解释,不接受我的道歉,还挖起了旧账。仿佛放弃了这个project以后就是关系永远的决裂。虽然决裂或不决裂早已没有什么分别。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了超过半年。其实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我不想要做任何的投诉,因为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对。只是我的问题,我没有太想留下。因为我的生活也很悲情,我希望找到有盼望的草。让我找到新的动力,我不想跟着悲情的活着。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多后,今天再思考,为何我对于上教会或是主日学渐渐失去了热诚与期待。

今天算是有点头绪了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姐妹,跟我不同教会。就只是个营会认识的姐妹。平时来往得不频密。但是因为她的介绍找到了现在住的地方。屋主跟她是朋友。但是也不算是非常熟,偶尔会见面。

近期因为她要到台湾念基督教宣教媒体。所以屋主帮她搞了一个farewell。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长大后人们都会渐渐醒悟,不是每个女生长大后都会变公主一样,不是每个人都会活得像童话故事一般。不是你想什么就会怎样的成真。

现实与理论或幻想总会有差...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1 Sun 2018 13:56
  • 跷班

就在最迷失与茫然的那一天,我和他一起跷班,去处理那堆漂流了两年仍然没有去处的东西。

那时我已经感受到嫉妒的氛围,在顾客公司浓浓的。我感觉到暴风雨即将来临。权利的打压,导致我连处理私事的时间也没有。领的是用时间换回来的工钱,非正式员工,在整体的配合上却早已变得像正式员工一样,甚至影响了我其他freelance job的时间。到最后,我其实很想打包不想再继续合作下去。更不想再做平面设计的工作。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