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姐妹,跟我不同教会。就只是个营会认识的姐妹。平时来往得不频密。但是因为她的介绍找到了现在住的地方。屋主跟她是朋友。但是也不算是非常熟,偶尔会见面。

近期因为她要到台湾念基督教宣教媒体。所以屋主帮她搞了一个farewell。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长大后人们都会渐渐醒悟,不是每个女生长大后都会变公主一样,不是每个人都会活得像童话故事一般。不是你想什么就会怎样的成真。

现实与理论或幻想总会有差...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1 Sun 2018 13:56
  • 跷班

就在最迷失与茫然的那一天,我和他一起跷班,去处理那堆漂流了两年仍然没有去处的东西。

那时我已经感受到嫉妒的氛围,在顾客公司浓浓的。我感觉到暴风雨即将来临。权利的打压,导致我连处理私事的时间也没有。领的是用时间换回来的工钱,非正式员工,在整体的配合上却早已变得像正式员工一样,甚至影响了我其他freelance job的时间。到最后,我其实很想打包不想再继续合作下去。更不想再做平面设计的工作。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1 Sun 2018 12:38
  • 句点

我把他在我的笔记本里留下的最后两张画,交给了他的师兄。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依恋或怀念的必要吧~

一年后,这心情应该完全的打包了,正式的画上句点。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屋友们都是长老派的青年人,渐渐地他们都不想再上自己的教会崇拜。

教会也许有很多很多的事让人失望,我上教会有时也会很纳闷。但是没办法,我还是求上帝帮助我跨越沉闷,经历祂的触摸。让我经历和祂和好的关系,让我在失落的生活中,重新找回自己。我知道我是软弱的,我需要耶稣来掌管我的生命。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跟萝卜弟弟说,路说这个周末有文创聚会,记得提醒我不要去......!

萝卜弟弟问问我路那么成功吗?为什么非得浪费时间去参加他们的仙家吹水聚会?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2 Fri 2018 21:04
  • 苍蝇

苍蝇事件搞到自己笑。

一打开饼干罐子,几只苍蝇马上围过来,我像阿梅一样,一直闪。结果我笑起来,我说,“救命呀~要怎样吃哦?”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1 Thu 2018 21:57
  • 流浪

其实我的心去了流浪~

虽然还是回到教会,但是其实回跟不回很像都没有太大的分别。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来真的有主妇罢工这回事。我听到的时候其实有点心疼。

她对我说,其实去年我的婚姻亮红灯。有一天我的老公对我说,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话题了。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顺利避开他出席的活动三四次。也许或没有避开并没有太大的分别。但是在心里面我觉得避开那种复杂的心情,能避一次就一次,毕竟大家要走的路一直都不同。价值观也有极大的冲击。就让我继续游走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