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因为心烦,也许太累,对于说话一连串,没有逗号、句号说说说的那种方式,其实很烦。

我不太喜欢变变变的安排方式,说好怎样就怎样。不要叫我拿着两架相机到处走。每架都不轻。而且我身上真的没有任何bag。很不方便,该照顾哪架相机好呢?

做钟点快一个月。基本上,那里的同事都对我很好。就一个叫安妮的女生,好像经常老点我。老实说我没有太喜欢她。虽然有点同情她的处境。听主管说,其实她想淘汰这位名叫安妮的女生。

前天我看到她做的leaflet design的时候,我才开始发觉,她的确缺少了一点sense。颜色配搭不是每个人都懂。不过把图片文字排列整齐是基本,sense再高点的即使不按照格式之类排版也能排得叫人佩服、欣赏。然而她两者都不是。

我有发现这位安妮小姐,其实很喜欢老王子。即使老王子不跟她说话,她也非常留意大家提起老王子的事,而且喋喋不休似的。若让她知道老王子请我吃有点高档的面,那就有点不得了了。

前天的event说好老王子也会拿架相机来拍。另一架我们轮流用。结果她先拿长炮拍。我就找Cy拿小架相机照。几分钟后她突然拿长炮过来说,她有别的东西要负责。拿我就拿长炮。小架的相机,我交还给CY因为我很难做两架相机的保姆。而且我不喜欢搞到自己很像很爱做酱。CY看到也说为什么酱。

七点多老王子来了。活动即将开始。我在台前附近standby。那位安妮小姐走过来,叫我去前面standby。我有点不耐烦。我问,“老王子不在哪里吗?”

她说:“在。”

我说:“他在的话,我可以不用去挤。因为主管说我们只是backup,main机和老王子帮忙cover我拍里面的snapshot可以了。我的语气显然有点不爽。我只差一句:“姐姐,你不要每天老点我。说好的事,为什么一直改来改去?为什么每次都搞得别人很不得空?”她就不敢再跟我说什么了。

说到来我其实有点beh song。主管说19号桌、25号桌,我们几个自由坐。因为凯偌小姐是我介绍来的宾客,就坐在19号桌,我担心闷着她,所以坐在19号做。结果那位安妮小姐又说要换位。如果她要坐那里,应该早点说,不要等到我坐下了才讲,我说那种你不说,我做了,你不要随便叫我改或听,除非有strong的reason support或是一个有better solution的说法。要不然不要随便更动已经决定的事。

一方面安妮小姐和我的前senior太像了,是有点做作的那种女生。很厉害老点人。以前的是senior所以给对方senior的地位,听对方老点,虽然知道很多的instruction是不make sense的。这位叫安妮女生,真的让我有点不知如何看待。我不想看不起她,但是他的举动真的让人有点反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