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搭着Uber去Sri Petaling LRT station的路上。我眼睛痛得只能盖上,我听着他与Uber之间的交流。

之后他载着我去找诊所。在路上我依然盖着那双有点肿胀的双眼。我说,其实你也蛮爱讲话的。而且看起来很正常,不太像宅男。

他说:“因为我是宅佬,”

我还真是被他那说法炸到了一下。

之后,我说如果太麻烦就直接载我回家算了。不用载我去看医生也没关系。

他问我为什么那么婆妈?

我脑海浮现了一堆画面。我的家人每次都会认为小事看医生是小题大作。如果我跟猪说我生病,他给我的反应也是,就去看医生啦。我觉得他没有必要为我团团转。所以我说没关系。

但是他说,我是不可能撇下你的。

他说那句话时,我希望那不是客套话。可是我真的觉得我还可以自己处理,没关系的。

我和樱花小姐说起这事。其实我对他一直有所止步。也许猪留给我的伤害真的太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