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们变回了陌生人,FB最后的消息与音讯,我选择切断了。

顾虑到他的感受,所以这举动是拖到两个月后,才狠心下。也许那种拉拉扯扯,切不断的关系,比断得干干脆脆更痛苦吧?

那些心碎了生活还要继续的感觉是痛苦的。那感觉跟毛顿给我的不一样。和meldon的那种结束,只是真的少了一个依赖的感觉。但是和他的决裂,不只是一段情感的决裂。还包括了整个自尊心四分五裂的崩塌。

从画工开始被挑剔、说我没有主见想法什么都说不知道、没有性格魅力、software软件的不熟练等等。那种四分五裂的感觉,一下子让我也不想再继续做GD的工作。深深感受那种一文不值的感觉。

我其实哭了很久。我也很不解,他把我看得那么消极负面,当初为什么要找我合作collaboration。马来插画界大哥说要邀请我去东马的event时,他兴奋的whatsapp我,然后打电话给我。这些举动都让我非常不解。究竟他对我的评价是一文不值,还是还有可取之处。真的很搞不清楚。

最后他说以后不要再联络,连whatsapp,messenger也不要。我也尊重他的决定。只是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不unfriend我。所以最后,就在昨天我终于做了这个决定。我是个绝对干脆的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说以后都不要再做朋友的话,我也照单全收。所以我帮他完成了最后的动作。我们就回到陌生人的关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