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我把和他之间往来的6000多个msg一个案件清空所有。有的东西也许不该再保留下去。所以选择清空也许是一个解脱。

一片混乱以后,上帝又介入了我的生活,让秩序大乱以后的我重新来过吧?

我不埋怨,因为这是我向上帝求的事,若我无法自律回到自己的纪律生活,我知道上帝会再介入停止一切所有。我正处在这一半酱的状态。如果再继续昏昏噩噩过日子,上帝的介入就不是如此了。

失去异像、乱了方向快一年。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情感上我还是脆弱的。

自我爱上了一个非信徒以后,我的纪律开始摇晃。原本把信仰摆在第一位,却因经不起考验的情感,摇摇晃晃起来。

对方非常反对信仰,更反对我将自己的才艺都归给上帝。当信仰不是我的插画的首位时,我说我极可能已经画不出。因为在那以前,我几乎画不出。应付职场频密的设计工作,点子早已干枯,手绘技巧也早已消失。让我再次回到手绘的是上帝,所以我无法否定祂的同在。

认识他以前,信仰几乎影响了我的生活决定,我不喜欢去到关系的极端。我不喜欢跟人争论,我喜欢闪开有如政治一般的关系问题。向来不太懂得人情世故,不太会打招呼或交道的我,最后还是令我陷入复杂的人事问题中。这也许不能怪谁,也是自己太不小心。我是个对工作专注,却容易忽略周遭事物的人。这一直是我自己的盲点,因为我觉得自己做不来,所以懒于理会。但是在人生的路上,这一直是我的破绽,让人一击就跨的事。我其实很无力。这也许就是我需要正视的问题。

和他的关系在去年六月的最后一天结束。就短短的时间,我们认识,经常一起,陷入暧昧,然后结束,各走各路。我回到自己一个人的生活,面对结束以后的生活残局。老实说他的破坏力不小。原本每天跑步、读经的生活,突然间断断续续。也因为那时他的霸道,不安的我开始在事情上和人有一些磨擦。向来很随便的我,当想要把工作划清界线时,人事问题就开始有如机关枪一般的不断。我向来都无所谓的做,所以有点被人占了一点便宜。想要休息几天好好搬家收拾时,对方也不放人。我卡在中间很为难。弟弟给我压力,partime工作那里不放人,找人帮忙在时间难以确定。卡在这种茫然不知道的状态,他叫我和partime公司说清楚,工作的界线。我就开始有种被针对的感觉。那些彼此间的闷气冲上来,六月尾我面对了人生中最迷茫的人事考验,对方即是顾客公司的员工,也是教会姐妹。

一切从树大招风开始。前年的十一月,顾客公司的负责人问我可以帮忙他们的公司手绘一张地图吗?我其实很不建议,因为很多细节要画,时间是一个问题。收费太低也是一个我不想画的问题。后来负责人帮我争取到RM300一幅的好价钱。总数加起来有马币大概5000多块。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画和修改。几乎没有睡觉,我其实很压力,因为那些图对我来说有点难画和很挑战。1月头总算完成了所有定案,广告出街了。

由于顾客公司过去做的都是非常传统hardsell的广告。这插画广告对接触他的media agency来说是非常新鲜感的广告,大为赞赏后,顾客感到非常满意,有些优越感后,就开始非常留意我、赞赏我和经常买礼物送我,就渐渐引起内部员工的不喜悦。我没有飘飘然,总有不太好的预感,我知道每次被赞赏后都会有风暴即将来临。

去年的三月,我认识了他,我其实处在那种担忧和不安中,我知道风暴有天会来。希望找比较senior的人询问,有没有办法避开。我知道我需要减少我的part time工作时间,因为我已感受到了满满的醋意,连找我去那里工作的人,也有点醋意。我不知道我的顾客为何对我和她的员工有double standard。但是在职场工作真的很现实,你能generate sales的话,你在高层面前自然会对你比较好一点。不能说我完全帮助到。但是开始去的时候他们公司的social media fans page很被忽略。我帮他们研究,做了一些page update资料整理和规划后,渐渐的可以generate sales,内部员工也喜欢时,我就开始被顾客留意和点名称赞。

有点senior的他,叫我不要干预太多顾客公司的决定。我其实没有干预,只是高层把修改整体page的形象和权利交给了我。我只需要把要posting的东西整理后,先让对方检查即可。当我发觉我插手太多他们公司员工不愿意做的事时,其实已经抽不了身,他们已经习惯了依赖,我要减少也没有办法。

我喜欢工作,这是确定的。尤其我喜欢做很多的研究。因为顾客的page是很实在的研究机会,所以虽然已经踩了另一个界线,我还是愿意接受。变内容、选照片、制作video、animated gif等等,都是用来研究的方式。我为了那些实战的研究结果,作出了努力和付出了精神因为我想要知道结果。效果看到一点点、一点点,但是没有我预期的好。但是对于顾客来说,inhouse从来未有过这样的事。所以我在那里是被重用看好的。我得到很多的称赞,但是我一直都很不安。

连手绘都能办到时,是顾客对我最为满意的部分。因为我的收费其实只贵了她的内部员工一点点。可是对我来说,我知道我差不多应该走了,拿这个再去争取更高价钱一点的工作比较实在。在我未来得及慢慢找工作时风暴已经走近。难忘的六月,我陷入了人生最难的情况。分手、工作的混乱。我其实想要倒下。

九月中,终于我离开了那个part time工作,关进了监狱风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