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中进入监狱风云以后,其实也没有非常好。

我遇到了非常注重外表的senior,和有点优越感的junior。

吸取上一次做part time工作的教训以后,我决定低低调调,让自己烦恼少一点。但是有些东西是避免不了的吧?

Part time公司那里还是找回我帮忙画一些东西。但是同样散慢态度的内部员工继续浪费我的时间,我其实做得有点筋疲力尽。很想好来好散,但是心情上其实我有一堆难啃得不愉快。累到不行时,我也减少上去。十二月尾是监狱风云的peak season,他们才来挤在同一时间追稿。蜡烛两头烧一般,我累到整个人已无力,我渐渐怀疑自己还活着吗?赶完他们十二月的artwork后,我坦白我其实已经无能为力再帮忙,我其实想要好好想清楚,自己要用怎样的方式继续自己的画画工作。因为我真的太累了。

十一月尾发生交通意外。十二月尾运动时跌伤,一月再跌伤一次。二月我忘了打好我的motor的tongkat结果我再被motor压上一次。一切的问题在于我太累了。我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和他的结束,在工作时间安排上的处理不当、监狱风云里的无形人事压力,让我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我完全松开了part time的工作。放纵的过了我的三月。

九月中进入监狱风云时,我知道我的senior在背后唱了我一些事。我的expected salary很低,原因在于我自信不够,加上我之前的工钱其实不高。我算是有点老实、中规中矩的那种,而且我其实很容易满足。比起那些收入的不稳定,这个看起来不算高的工钱,对我来说是非常满足的。因为如果是之前做part time的话,我已经做了很多超时的工作才能拿到这个数目,更何况我有员工福利。我可以用业余时间再做一点freelance job。只是辛苦一点点。所以我没有很在意她的工钱比我高很多。

但是这个事情该怎么说呢?她也许有点感到优越,到处唱了我的工钱低之事,我知道,但是我假装不知道,我沉默、忍着。

有点虚伪的她,故意搬我上台,叫我画圣诞节的插画。虽然这个东西没什么人看中,但是既然你点我,我也接受被点,我就做了那堆圣诞节的插画。

意想不到的事,我因为那个插画,又变得有点出名。经过我上corporate training的老师帮我大事宣传,顿时全部人跑来我的位子参观表示称赞后,我的senior开始很不爽我,又放话说不能让我的风格出现。她要制止我。我其实有听到传闻,我知道有点危险,所以我想把这个事推出去。我就说如果我的junior可以画完的话,就他一个人画完比较好。但是到最后Junior画不来,原本画次要的插画的我,搞得很像画主要。因为三个graphic他用了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画不出来。我负责两个场景,我有画到其他的新年element,因为我按照场景要求画出来。原本他画三个场景,但是因为他不够时间画element,所以我的场景很像就突然比他的重。而且三个graphic,他不太会手绘上色,我还要忙着帮他修改补色。但是我全程没有投诉。我接纳新人的经验不足。

拍摄完毕以后最后那个project还是被reject了,老板说很没有水准。原本这种video是小到老板也不怎么重视的。最后搞到非常复杂。第一次这种video也遭到reject。rejected也许是最好的安排吧?因为制作的过程真的闹到太大的风波了。senior和junior搞来搞去,用压迫感给压力拍摄的同事。搞到对方非常生气。虽然放手让他们安排,但是制定要手绘不可。而Junior的死穴其实就是手绘。新一代其实都用电脑绘图。回到手绘是,纸张颜料是需要经过思考研究的事。但是Junior硬着头皮死都要画这个新年video,我其实想要让他全权负责,不插手,要帮忙时,我再帮帮。是没有把握,还是什么原因,再把我扯进来,我也不知道。

video rejected后,Junior不敢再看那个project。我开始意识到有的东西是责任感的问题。在他和senior决定干预,负责拍摄的同事分配好的工作和故事定案前,拍摄的同事其实已说过。画人物的人不能和画背景的混在一起,这会面对standard的问题。但是他和senior坚持要改,把故事搞得有点复杂,工作安排上已场景来分配。拍摄时,真的有点有头没尾的给direction。video rejected后,他竟然没有想过补救,只说了一句:“改次不要叫我做,浪费我的时间。”

至从那件事后,我其实已经没有太想再跟他做同一个project,因为我领教了他的没有责任感和有头没尾。我可以接受他上色上到有点不行,需要我帮他修改,但是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他的没有责任感。我继续的保持我一贯的作风——沉默。

他们其实很奇怪,又要唱我工钱少,但是又要防备我的插画受到公司人的赞赏。这几个月,他们尽量安排我那种一板一眼的排版,其实我也是很无所谓的接受,因为我觉得只要有工钱出,我无所谓,叫我做很咖力菲的工作,我也是可以做的。反正其实也不怎么需要用脑。最后辛苦的真的是他们自己。防备没有打算进攻的人,太傻了。更傻的是搞到我太得空,反而他们自己很不得空。

很快的我和邻居又friend了起来,拍摄和剪接的都和我渐渐有话题聊。因为上司叫我support做video的工作。虽然这也叫占便宜,但是我真的无所谓。因为不要把精神完全专注在做平面对我来说不见得是件坏事,反正大家一直酱担心我威胁他们。就让自己有一个伸缩性的空间发展。

Junior最近的attendance并不好,因为恋爱的关系吧?但是对我来说,现在非到了peak season,反正我也向来在中间的位子,我是真的无所谓的啦~可是senior显得有点为难吧?因为她不想把有些工作指派给我,但是Junior经常缺席,她无法把工作交给他。只好再把工作转过来。

上星期我又被指派到一个很小的project,我其实可以选择随便做,或是认真的做。但是我想要试试一个自己研究很久却没试过的排版,结果我又认真的做。做完时有点满足,但是没有太大的期待,因为也可能被reject,因为在马国那种排版,没有流行过。在台湾有个得奖公司用的是那个排版方式,得过了两个奖项。

最后那个排版通过。那部门的负责人还亲自点名向我道谢,还称赞那个排版。我看见senior脸上的暗淡。我其实介在非常矛盾、担心的状态。当inhouse是否不该太用力的工作。这是我非常困惑的一件事。太拼命工作的我,一直换来身边人的嫉妒,但是我还没办法独当一面,所以我不想跑回全职freelance的工作。健康状况也不允许我去工作时间太长的agency,所以我选择了用agency的standard和skill做inhouse designer的工作。没有想要踩场,只想寻找安稳的三餐,还有清完freelance一年,周转不来时,所借的钱,就这么的简单。但是眼前的人事问题,我其实难以应付。嫉妒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我已经非常努力的低调工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