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后我会负债多少,我已经不敢再想。因为我没有做好沟通。但是无论如何我的心情还是感恩的。因为我还没有出名,也没有非常富有。上帝却容许我的献祭。以后的事以后再想。餐厅福音事工的服侍因为画展已经逃不了。如果上帝要我往那个方向去,就请为我指路吧。

画展当天会有多少人出席,已经是不敢想像的事了。我只有信靠顺服,恳求上帝给我指路。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和心理的矛盾在争战。

想要办的画展已经定在4月13日。但是我给了自己一个很难的考验。选了一家新的cafe。地方不大,位子有点窄,加上没有办画展的设备,也有一些限制。所以我把自己卡在很难的情况。但我想我需要冲过这一个困难的考验吧。我需要对上帝有信心。主若许可,必然供应。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8 Thu 2019 20:51
  • 孕妇

一个孕妇突然背痛到冒冷汗。我只能靠猜,大概就像我经痛严重酱,但是我大多数是眼前一片黑暗,动作没有孕妇那么灵活。孕妇又喊又哭,叫我帮她搓背。我也尽量,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帮到她。我是真的有点吓到啦。因为是孕妇,所以觉得压力比较大。我问她,要不要叫她的老公来。她说不要,但是她痛了接近一个小时,监狱风云越来越多囚犯好奇,跑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他们找来阿云,平时负责整个监狱风云所有钥匙和大楼管理的特别角色来带她到3A的sick bay休息。珍珠小姐负责帮她推轮椅。我则帮忙带着她的手机和药物。

进到sick bay,阿云问她要不要服食止痛药,我知道她一定不愿意,因为她正在怀孕,我说她不能吃止痛药。珍珠小姐问为什么。我答应帮孕妇保守她怀孕的秘密。我说,你还是自己问她比较好。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终于找到写文章的方法。整个痞客邦有点大风吹似的。找来找去找不到,发表文章后台。

这是今年第一次发表文章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8 Sat 2018 15:59
  • 最近

最近他突然反常的follow我的instagram。我有点觉得不安。也许因为我已经把他丢进了delete的箱子。就当做大家从未认识过吧。我是这么想的。

就在我习惯了不关注或react他post的任何作品时,他突然反常的来follow我。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画坛有时就像是一个垃圾堆。每个人都在里面争一个小小空间,被别人认同或赞赏,然后都把别人的东西当垃圾。所以大家都像在垃圾堆里面寻找生活和肯定。但是最终大家都失望了,失落了,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别人也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本地画坛的现象吧。

好几个自称是画家或设计师的人来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参与art community。其实就是时间的问题。所有artist和designer的反应都是,you need more explosure,让市场知道你存在。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间本地有点大的广告公司找我合作做一个本地电讯公司广告的插画。真的非常受宠若惊。这是一个机会,但与此同时仍有其他插画家参与竞争。三天的时间让我考虑,同时要交一分概念图,quotation和概念计划书。我是缺乏的,如果我被取消资格。我不难过,因为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突破我的有限。同时我感谢上帝让平庸的我,突破了我很多很多的局限。

在插画上,我是个门外汉。虽然我非常努力,我却经常被同行狂踩。甚至概念被盗取。credit被偷等等。要说到失望真的有不少的事。但是上帝还是使卑微的我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与站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个八个人婚姻的纪录片。有点感触,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岂止是在婚姻。工作上、事业上、人际关系上、生活与环境等等。

这有点触动我写关于职场的故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8 Sat 2018 21:09
  • 放弃

被追赶得压力太大以后,我终于开口说放弃了。结果如担心的一样,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我已经因为被追赶而长期无法安心睡觉,甚至我已经担心到泻肚子。从四月份赶着搬家后,又因为我懂得拒绝一位师母的要求,硬着头皮教了一个学生,我的生活焦头烂额般,我是真的已经burned out了。

对方不听我的解释,不接受我的道歉,还挖起了旧账。仿佛放弃了这个project以后就是关系永远的决裂。虽然决裂或不决裂早已没有什么分别。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了超过半年。其实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我不想要做任何的投诉,因为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对。只是我的问题,我没有太想留下。因为我的生活也很悲情,我希望找到有盼望的草。让我找到新的动力,我不想跟着悲情的活着。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