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4 Sun 2016 00:13
  • 想念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直接了当的和猪头饼说想念。

也许因为已经脆弱到不想再掩饰什么,所以直接的说想念。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生命最缺乏之际,天降吗哪了?

教会姐妹终于帮我申请到了在他们公司做partime的机会,当个钟点GD。虽然如此,却没人担保,我一定可以安全的留下。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竟然把月子餐厅,听成叶子餐厅。满心期待这是什么餐厅,原来不只有叶子餐厅,还有叶子中心。

对于月子没有了解研究,做起来真的很吃力。对于母乳照片我真的没什么想法。而且其实还蛮害羞的。虽然在这些事上应该长大,但是我还是没怎么弄懂。而且要我选喂母乳照片,我真的不是专家。只希望快点完成打包收工回家咯~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Jul 30 Sat 2016 22:02
  • 过气

一个过气女艺人,现在一家美容公司做形象顾问兼大使。迟一点点要给讲座会。

目前在那家美容公司当partime GD,所以这个case的bunting由我来负责。我和chief designer说,我需要比较斯文、穿着formal的艺人照片。因为之前那些照片太暴露。有一张甚至有点真空,就细细的布盖住一点点。另三张露出夸张的北半球。我和chief designer说的时候,她明白。她说:“因为那艺人就是胸部大出名。”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中学时期,除了学校之外,没怎么去过麻坡较热闹的town。若要用‘乡巴佬’来形容,我也不否认。

中学同学的话题多半都环绕在新传媒电视剧和麻市所见所看所听。我们的天线真的比较短接不上。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回归祷告后,我又写了六篇文章。感谢神!虽然部分稿费要等到明年,但是吐得出稿才是最感恩的事。

压力当然有。回家后的沉重心情。我当然想要搬回麻坡住,但是我在麻坡真的找不到工作。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old klang road团团转四大圈,转到我真的很想呕。还好第五圈成功脱离再回到old klang road转圈圈的迷宫。

明天开始partime工作了。希望一切顺利,更期待有新的学习。一个新的不同领域,当然希望自己能耐得住生存下来。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Jul 24 Sun 2016 21:05
  • 女也

她说:“若我能掌握自己的情感,大家之间真的不再有什么,也不再尴尬。什么时候特别想念他呢?当身边有其他异性靠近,当遇上必须做决定、却没有方向,需要勇气时。依赖当然存在,他却一直都不在我的身边,我们可以很久很久不接触、不联络,但我还是会想念。”

她说:“人们都希望困难时,有个英雄出现,救自己脱离困境。但也许人们真正的需要不是英雄,而是自己勇敢跨步往前走。”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worm  

鸡告诉我,他们发了一个恶梦。他们梦见很恐怖、很恐怖的毛虫。
鸡说:“人们常说我们鸡不择食,那是人们对我们的误解,这种毛虫宝宝其实我们看了也会起鸡皮疙瘩。吃不下去。”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Jul 22 Fri 2016 20:31
  • 粉丝

一位粉丝非常关心我。很感动。其实我就只是个小人物。

她今年才21岁,工作两年。朋友应该不多,在超市里当promoter。超市其实就是个斗争场。

Posted by 粗线条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