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漂流日记 (26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宏愿年,大家都能够梦想成真,迈入美好吗?

感觉上渐渐进入当初想要的理想,却总觉得缺点什么。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一年过去,健康和抵抗力当然一直下滑。没有怎么买补品,要怎样一直健康不下滑?

但是想想还有比买补品更重要的事——清理这五年来堆积的垃圾情绪。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观念狭窄,态度消极,是别人想帮也帮不了的事。

一个插画家来找我,说他将近三个月没有什么job进来。这事,我爱莫能助,因为大家向来的做的job类型都不同,顾客群是完全不同的。接受能力也不同,想法观点,思考模式也不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陷入了十八岁那年的情绪黑洞。

十八岁开始觉得家人不再可靠或可以信任。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黄花说起了她姐姐婚后的生活——在家当少奶奶,不用工作或抛头露面,女儿交给奶妈照顾,有时姐姐室内设计的案子,但是非常听老公话。

我说,如果我是你姐姐,我应该也会像她酱,其实听老公的话也没什么不好。去张学友演唱会,还是买千多块一张的那种,偶尔还去东京之类的旅行。我说,我是很没志气的,如果我也能像你姐姐酱过生活,我情愿做个小女人。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两年前第一次和两个画家会面时,我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的家人会反对你们做画家或是设计的工作吗?

其中一个很快的回答。如果你赚不够多,你的家人应该就会反对你做插画或设计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两年后得出同一个结论。我和他有严重合不来的问题。是连朋友也难做的那种。

我完全了解freelancer的辛酸和两难,我也知道freelancer的担忧和顾虑。有时还真得穷则变、变则通,甚至忍气吞声只为两餐。我们有需要向现实低头的时候。不过有时只是观点问题。不是现实问题,而是责任问题。身为一个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人生和决定负责的那种责任,身为一个成年人需要为身边的人负上责任的那种决定。我不喜欢我的工作,但是我需要为我自己的生活开负责任,我也需要为我的工作负上责任。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对很多人来说,他没有什么特别。在男人争竞的世界,他不像是被人看得起的男性,动作也比较女性化。

看一个人,真的不能凭表面。大约有两年的时间,他在我最脆弱、潦倒的人生过程,陪伴我走最难走的路。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饶恕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功课。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的我,也不怎么爱参人。现在的我更不爱参人。

原因很多,因为太多张三李四在你身边,听得多了,有时会想要给耳朵多一点安静的空间。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画展以后就像是情绪暴涨以后,退潮的心情。

忙碌开始袭击我的生活。很想安静的退下,却接二连三有不同的事忙碌起来。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8 Thu 2019 20:51
  • 孕妇

一个孕妇突然背痛到冒冷汗。我只能靠猜,大概就像我经痛严重酱,但是我大多数是眼前一片黑暗,动作没有孕妇那么灵活。孕妇又喊又哭,叫我帮她搓背。我也尽量,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帮到她。我是真的有点吓到啦。因为是孕妇,所以觉得压力比较大。我问她,要不要叫她的老公来。她说不要,但是她痛了接近一个小时,监狱风云越来越多囚犯好奇,跑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他们找来阿云,平时负责整个监狱风云所有钥匙和大楼管理的特别角色来带她到3A的sick bay休息。珍珠小姐负责帮她推轮椅。我则帮忙带着她的手机和药物。

进到sick bay,阿云问她要不要服食止痛药,我知道她一定不愿意,因为她正在怀孕,我说她不能吃止痛药。珍珠小姐问为什么。我答应帮孕妇保守她怀孕的秘密。我说,你还是自己问她比较好。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8 Sat 2018 15:59
  • 最近

最近他突然反常的follow我的instagram。我有点觉得不安。也许因为我已经把他丢进了delete的箱子。就当做大家从未认识过吧。我是这么想的。

就在我习惯了不关注或react他post的任何作品时,他突然反常的来follow我。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画坛有时就像是一个垃圾堆。每个人都在里面争一个小小空间,被别人认同或赞赏,然后都把别人的东西当垃圾。所以大家都像在垃圾堆里面寻找生活和肯定。但是最终大家都失望了,失落了,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别人也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本地画坛的现象吧。

好几个自称是画家或设计师的人来找我,问我为什么不参与art community。其实就是时间的问题。所有artist和designer的反应都是,you need more explosure,让市场知道你存在。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间本地有点大的广告公司找我合作做一个本地电讯公司广告的插画。真的非常受宠若惊。这是一个机会,但与此同时仍有其他插画家参与竞争。三天的时间让我考虑,同时要交一分概念图,quotation和概念计划书。我是缺乏的,如果我被取消资格。我不难过,因为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突破我的有限。同时我感谢上帝让平庸的我,突破了我很多很多的局限。

在插画上,我是个门外汉。虽然我非常努力,我却经常被同行狂踩。甚至概念被盗取。credit被偷等等。要说到失望真的有不少的事。但是上帝还是使卑微的我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与站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个八个人婚姻的纪录片。有点感触,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岂止是在婚姻。工作上、事业上、人际关系上、生活与环境等等。

这有点触动我写关于职场的故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8 Sat 2018 21:09
  • 放弃

被追赶得压力太大以后,我终于开口说放弃了。结果如担心的一样,我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我已经因为被追赶而长期无法安心睡觉,甚至我已经担心到泻肚子。从四月份赶着搬家后,又因为我懂得拒绝一位师母的要求,硬着头皮教了一个学生,我的生活焦头烂额般,我是真的已经burned out了。

对方不听我的解释,不接受我的道歉,还挖起了旧账。仿佛放弃了这个project以后就是关系永远的决裂。虽然决裂或不决裂早已没有什么分别。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了超过半年。其实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我不想要做任何的投诉,因为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对。只是我的问题,我没有太想留下。因为我的生活也很悲情,我希望找到有盼望的草。让我找到新的动力,我不想跟着悲情的活着。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多后,今天再思考,为何我对于上教会或是主日学渐渐失去了热诚与期待。

今天算是有点头绪了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姐妹,跟我不同教会。就只是个营会认识的姐妹。平时来往得不频密。但是因为她的介绍找到了现在住的地方。屋主跟她是朋友。但是也不算是非常熟,偶尔会见面。

近期因为她要到台湾念基督教宣教媒体。所以屋主帮她搞了一个farewell。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