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岁时关进了监狱风云,但是我一心想要让自己出狱,所以一直在找工作的状态。各种各样的应征大概可以修订成一系列的故事吧?

今天就来说说大龄单身女子找工困难记。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宏愿年,大家都能够梦想成真,迈入美好吗?

感觉上渐渐进入当初想要的理想,却总觉得缺点什么。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一年过去,健康和抵抗力当然一直下滑。没有怎么买补品,要怎样一直健康不下滑?

但是想想还有比买补品更重要的事——清理这五年来堆积的垃圾情绪。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僻的我,最不喜欢的是参加婚宴。不是因为单身问题,而是因为时间有点长,而且很闷闷。但是偶尔还是会出席。

我被安排跟她坐在同一张桌子。大概是去年吧?我得罪她,她得罪我。然后我们就不怎么联络。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3 Thu 2019 22:44
  • 后路

还有后路可走吗?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观念狭窄,态度消极,是别人想帮也帮不了的事。

一个插画家来找我,说他将近三个月没有什么job进来。这事,我爱莫能助,因为大家向来的做的job类型都不同,顾客群是完全不同的。接受能力也不同,想法观点,思考模式也不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陷入了十八岁那年的情绪黑洞。

十八岁开始觉得家人不再可靠或可以信任。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黄花说起了她姐姐婚后的生活——在家当少奶奶,不用工作或抛头露面,女儿交给奶妈照顾,有时姐姐室内设计的案子,但是非常听老公话。

我说,如果我是你姐姐,我应该也会像她酱,其实听老公的话也没什么不好。去张学友演唱会,还是买千多块一张的那种,偶尔还去东京之类的旅行。我说,我是很没志气的,如果我也能像你姐姐酱过生活,我情愿做个小女人。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两年前第一次和两个画家会面时,我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的家人会反对你们做画家或是设计的工作吗?

其中一个很快的回答。如果你赚不够多,你的家人应该就会反对你做插画或设计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两年后得出同一个结论。我和他有严重合不来的问题。是连朋友也难做的那种。

我完全了解freelancer的辛酸和两难,我也知道freelancer的担忧和顾虑。有时还真得穷则变、变则通,甚至忍气吞声只为两餐。我们有需要向现实低头的时候。不过有时只是观点问题。不是现实问题,而是责任问题。身为一个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人生和决定负责的那种责任,身为一个成年人需要为身边的人负上责任的那种决定。我不喜欢我的工作,但是我需要为我自己的生活开负责任,我也需要为我的工作负上责任。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