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少女时代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说起了有个爱唱福建歌,跑来跟我撒娇的同学——昌麟,昨天同学喝茶小聚,遇上了。

他问我:“还认得我们吗?”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跨年的这几天,情绪真的非常低落。

赶artwork恶梦连连,睡不好,又醒来画画。这种压力或许我需要习惯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四年尾假期以后,我就开始做两份兼职工作。一份是自己找的,一份是爸爸接的。

老实说,我并没有特别喜欢爸爸接的那份。是在未完成的公寓,所以电梯也还没完工,所以都是靠双脚一层一层上。搬搬抬抬之余,狂沙飞舞,双手双脚都要浸泡在水中,5、6个小时。又要面对扑鼻的屎味。没错,那一年我在工地工作。非自愿,但是必须配合。因为我们家所面对的经济状况问题。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非常抗拒人告我他有小明。因大多数这样说的人,他的小明都是用在欺、或是占人便宜方面。我必非常诚实的面我的分感受。 

前天父亲说他有小,我就想起事,可能是他的傲,但是我和他的距离来自他的那一分傲。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学时期,除了学校之外,没怎么去过麻坡较热闹的town。若要用‘乡巴佬’来形容,我也不否认。

中学同学的话题多半都环绕在新传媒电视剧和麻市所见所看所听。我们的天线真的比较短接不上。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学时期是自己和自己内心交战的过渡时期。我其实是个非常输不起的人,而且输不起得很难看,有时会乱发脾气。其实赢我的人都很无辜一下。

玉燕比我更有运动细胞,可能家人平时给他到处去玩,所以比我厉害打球。有一次我熟得落花流水,结果我很生气。现在想起来真的很难看。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学刚开学时,因为姐姐叫我帮他向东元买他的二手跆拳道制服,久久没有还他钱。我其实只是个中间人,因为我和他同校。

东元是我三姐的小学同班同学。长得很高,不过有多高,我就不太清楚了,可能后期我长高了就没有觉得他特别高吧?可能有180cm吧?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志龙问我,当年为什么会说hut你一粒,还说我制造了经典传奇。

我说基本上我没有说过hut你一粒,因为我不懂hut你一粒是什么意思,不在我能理解的语言里面。一直以来是你们拿来恐吓威胁我。全桌的的人笑了,志龙说,我们以前那么坏吗?我说你现在才知道咩?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93年12月的风,把我吹到一间极少同校朋友被派来的醒目国中,绝大部分的学生马来人,这不是重点。有一堆是来自培养小学的学生被派来这所学校。听说他们里面有一堆是私会党徒,风气不良。同学里面绝大部分是男学生。而且预备班绝大部分是华裔学生,结果全班一团乱,每天都很吵。开始时,我并不多话,有几个坐在前面后面可聊的朋友觉得很不错。但是两个月后,开出了第三班,又一堆人被吹到第三班去。不过奇怪的是,第三班,每次没有课室用,还不用紧,要等到第三节才有课室用,我们就背着书包到处找课室。第三节终于回到自己的课室,可是课室为什么差不多几个月都没电源。而且就是只有我们班受影响。有人说,因为我们是被流放的。有点失望、受挫。小学时我是念精英班的。沦落到被流放这种天地有点受挫。由于天气闷热,班上的男同学开始吵闹,男生原本就没什么耐性,然而这群男生有点像野人,比我弟弟还顽皮、爱闹。纸巾可以丢在天花板上,Duku皮可以拿来当子弹、塑胶圈也可以拿来射人,搞到许多不合理的校规都跑出来了。因为同学的恶作剧。

这群同学特别的粗俗,什么样没听过的粗口都有。仿佛早已变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彭方庆就是第一个坐在我右边的培养生。性格怪怪的,写字晓得好看一点,也要给他咒诅。过后我被调到第三班时,就和昌麟、松灰、小老鼠,还有传说中的培养大哥孔伟德同班。当时真的很埋怨,加上老师都不太喜欢我们这班,因为同学真的太坏、太捣蛋了。吵到真的像巴刹一样。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