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对我来说是上帝所赐的福还是咒诅,有时我也分不清楚。我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工作的感到身体不适,加上不懂得拒绝,我真的啃的有点难受。

上个星期几乎都在哭。Fulltime工作到了全年工作的巅峰期,Freelance工作也视乎把我逼到了水深火热、焦头烂额的那种程度。那些被压缩欺负的回忆浮起。顾客公司的内部设计师联合起来一人一句的围攻。甚至把内部设计师也推过来的,严重占用我的时间,被其他顾客逼紧,就是不放我回家完成别人的工作。长期这样过劳的合作关系,使人疲累不堪,甚至渐生怨气。与此同时,editor写不来的搞要帮忙补上。我不是万能,我也有自己的人生想过。因为不想被一间公司困着,所以让自己放生一年,结果还是被那些霸道,搞得我喘不过气来。

结束了那个合作关系以后,我来到监狱风云。监狱风云正处于政治动荡的阶段。但是其实教育界还是没有华人公司一样野蛮。也许教育水平上的不同吧?前顾客公司太多浑水摸鱼的人了。靠靠搞点是是非非、风风雨雨生存。我不跟他们争,所以我打包了那些part time工作转投fulltime监狱风云。原本以为就结束了那些合作关系。但是还有后续。开始时,顾客内部员工不紧张,每次跟我说不用去,一直到了我的忙碌巅峰期,死命追、死命赶,几夜没有好睡后我的身体系统开始混乱,身体严重暴肥。我现在想要做的只是慢下来。我要暂时stop完我的freelance project,我不想把自己逼得精神紧张一直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