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非信徒在一起最难的是什么呢?

就拿那时的刘师傅作为例子。

当你每个星期天去教会崇拜,雪隆速写也安排在星期天,而且正好就是崇拜时间。你无法参与,对方觉得你应该为自己的才能更努力,而且去到教会崇拜的人,也很多是虚伪的。在意义上,在价值观上,会有极远的偏差。去崇拜,不至于满满的回家,确实教会也有虚伪的、只是hi和bye的人,但是也许在意义上参与崇拜是一种团契,学习接纳彼此的生活,更大的意义在于寻求上帝、亲近耶稣,学习信仰的操练。

往往在这样的问题上都会被问的是,只有教会能学习接纳吗?教会以外的就不需要接纳吗?

其实问题不在教会以外或以内,而是我们靠着每一次的与耶稣、与神亲近,我们才有重新接纳的能力。换言之,教会就是我们的休息、充电站,我们需要重新被提醒、修剪、整理。

除此之外和非信徒一起最难的是你的理想和他的理想有很大的偏差,同样做设计、插画,但是大家坚持的意义有所不同。我为耶稣基督的名踏上了画画、设计之路。有为服侍,也为传福音。所以我不需要太大的名气,或是争夺什么荣耀。而对方需要的是不停的不停的战斗、和别人比赛,然后每一次失落,心情不好的回来。然后对方需要不断的付出更多的努力再让自己的技巧更上一层楼,这时他可能同时也会在画画技巧上要求你更上一层楼。这迫使你可能失去了画画和设计的意义。心情倦怠,画不出东西。

就短短的几个月相处。这两件事是最难的事。

接下来是信仰融入我们生活每个层面事,对于事物看法的观念永远不同时,对方会觉得你太信仰,信仰到很像加入邪教般。例如,苦难对于基督徒来说,不算什么。重新调整心情就能再前进。被senior欺负、被client欺负,其实已经是很普遍的事。我用比较大圈的方法解决。哑忍到对方不敢再说再挑什么,换言之,我一般采取的是逆来顺受。因为我相信的是在耶稣基督里,我们有生命的盼望。满满伤痕难免,但是每一次祷告抽出那环境时,我都会发现,有的事情被压制,但是跳出来之时,能力又再升一级,反而走过以后,发现的是对方的生活比我更暗淡。

在超过一次这种经历以后,我确定我不在哪里霸位也无所谓,因为我不需要。外面还有很多精彩的地方可去。

其实都和信仰有关。不是我不愿意接纳对方的不同,而是那些冲突带来的伤害与破坏真的不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