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孕妇突然背痛到冒冷汗。我只能靠猜,大概就像我经痛严重酱,但是我大多数是眼前一片黑暗,动作没有孕妇那么灵活。孕妇又喊又哭,叫我帮她搓背。我也尽量,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帮到她。我是真的有点吓到啦。因为是孕妇,所以觉得压力比较大。我问她,要不要叫她的老公来。她说不要,但是她痛了接近一个小时,监狱风云越来越多囚犯好奇,跑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他们找来阿云,平时负责整个监狱风云所有钥匙和大楼管理的特别角色来带她到3A的sick bay休息。珍珠小姐负责帮她推轮椅。我则帮忙带着她的手机和药物。

进到sick bay,阿云问她要不要服食止痛药,我知道她一定不愿意,因为她正在怀孕,我说她不能吃止痛药。珍珠小姐问为什么。我答应帮孕妇保守她怀孕的秘密。我说,你还是自己问她比较好。

珍珠小姐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她终于点头回答说“是。”

珍珠小姐吓到了。她说事态严重,必须通知孕妇的丈夫。于是她打了一通电话要孕妇的丈夫过来一趟。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孕妇的丈夫终于来到。孕妇见到老公马上对老公撒娇。然后孕妇的老公说,“我们现在马上去HUM做检查吧。”

就这么,孕妇回家了,拿了两天病假,下周才回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