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人让我心碎、生气了好多好多次,我还是努力将他当做朋友。

老实说,我想放弃很多次。因为那种相处其实不太舒服。

大多的朋友都有段安全距离,因为不想有太多的冲突伤害。然而那时他的靠近让我措手不及。

认识他的第一个月,除了生病时他来看我照顾我,其余的时候大多数是我聆听,然后他的某些埋怨、霸气、骄傲,使我画不出东西来。

他问我理由,我真的很诚实,一五一十的回答,结果每次都惹得他很生气,所以我们之间的相处几乎都是我生气、或他生气。

他给我一种无形的压力,他是个非常喜欢战斗的人吧?所以他画的人物故事再不然就是充满打斗的,就是那些建筑物速写。而我画的一直都是小温馨的插画。

那一天,又是一个诚实爆发的战争。他问我为什么决定暂时停课。我说我需要时间整理自己的心情。然后他说了一大堆,他觉得有些问题不该成为我的学习障碍。握一五一十的说,其实我很讨厌他说话的方式,我甚至蒙起一个念头,不如就再忍他一段时间,学会了之后,就不再见面。但是这想法令我陷入了情绪低落的状态,甚至领圣餐时都是充满挣扎的。说完他生气了。生气得连话也说不清楚。我看见他想哭的摸样。心里好愧疚。

他的讨厌是不知道自己说话令人很讨厌。他每次问到底,委婉的说,就会变成错或问题都在我身上。诚实的答,他就非常受伤害的感觉。有一段日子,我因为他说话的方式陷入了创作瓶颈。我诚实的说时他说冤枉他,还说我的朋友对我没有特别好,为什么我接受他们,却一直嫌弃他。其实朋友之间真的有来有往,不是每个时候达到你的标准,但是let it go...可是同样的,我对他有生气,但是我也在调适、接纳,只是他不知道。所以我一直不想说太多,偏偏他如此爱问。

决裂以后失去理性的拉着伤心的他,叫他别走。那一个晚上我们把话摊开来说。

他说,其实你对我的讨厌,有一部分是我造成的。我上次故意说了很讨厌的话,要你放弃我。所以你的讨厌是我造成的。他说,在生活里,我其实很自卑。我住在low cost apt,房子很多东西坏了没钱修理。他说我很努力工作了,为什么生活还是如此潦倒?

也许大家都是GD吧?我完全能感受他所说的。其实当GD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优闲美好。我们花了很多精神精力去研究练习将artwork做得更好,每一点、每一滴真的都是辛苦钱。而且赚了一些过后,还是需要upgrade我们的tools再上一个level。我和他都不属于PR management很强的人,freelancer真的不易当。在追payment上,negotiation上,就占了弱势。生意的来源,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当freelance,泪水和汗水就真的数不尽了。一场大病可以夺走我们工作的能力,还要付上不小数目的医药费。从他所形容的状况,医药费、生病使他活得有点潦倒。但是事实上就是管理的问题。他经常外食所以容易生病。加上他什么都乱吃。另外房子问题是因为即使有钱他也会先去买新画具。或是upgrade他的tools,没有留来房子维修。

他真的有他的一套。他说他的理想是搞美术教育。可是他说话的方式可能有点深,有点沉闷,所以很多人客气上、礼貌上可能学了一堂,很少再续。没有规划性的美术教育,无法确保定期的收入来源。很多东西真的都需要try and error...真的不能只用一个方式做下去。也许这些说法对他来说都不管用。因为其实我也什么都不是。

但是近期其实和一些前辈朋友谈了很多。我还在找着自己的强项,想着开发什么东西。例如3D storyboard之类的。所以我需要时间研究和写proposal。同时我要出版自己的书,一方面圆梦,一方面提高人气、增加自己的portfolio。这有助于如果我将来想要教导。找工、谈生意其实也容易点。

他说他是画匠,其实我才是画家。听到的时候,我完全颠倒了。我说,我第一次听到人家这样说。

他说,我有创作,但是其实他只有画工。他不懂得创作。

确实如此,因为我是个充满概念主义的人。我每次迫不及待要创作,但是他每次有很多theory来说,有时真的搞得我下笔都难。

他那天又在说纸和笔之类的theory。我说,你是个充满theory的人。他说其实我也很多theory。我说其实我没有theory、规则。所以我下笔乱来。你问我什么theory我都不知道,我是头脑想到什么就用力的变出来。

他说,这就是让画匠非常嫉妒的事。

确实如此吧?之前的senior,现在part time那里的senior其实全部都说过。

其实连博士也说过、赞过我的那些设计概念。甚至小老板也说,很有水准。

对很多designer来说很生气的是,其实我完全没有那些software skill,但是在设计上,我也不知道那些感觉编排来自哪里。我都网上先找找我要的元素。是我从他们的生意概念里面想出来的。所以主题是绝对能配合他们公司的。

博士之前帮我做那些什么DISC的测验。其实我是属于大多数老板的那种类型。只是奇怪的是我发挥不出来。其实原因就在我的家庭和环境一直都压抑我的才能。想法太特别是很难跟环境融合的。但是为了生存,我让自己变得可以和环境融合。超过一个人说,我是天生的创造者。我有自己独特的眼光看法。是很多人都没有的。很多人只能跟在原理传统后面。我却能指出哪里不对。

上回分析王家卫电影的时候,他看呆了。因为我指出了他看不见的细节。春光乍泻里的绿绿黄黄灯火设计,带出了同志恋情里的又嫉妒,又快乐的矛盾。两个人的旅行,想要挽回那个一直充满嫉妒猜疑的同志恋,以及背弃传统的束缚。双人舞的那种彼此想要被吞噬,却无法改变最原本的彼此。一个永远无法只安分在一个恋人的张国荣,和一个永远很认真只守着张国荣的梁朝伟,那一个又爱又恨的交战...

他说,他从来不知道王家卫的戏是这样看的。其实这些都不完全是从theory分析出来的。电影很说的是感受。老实说,王家卫真的执导得不错,画面都有带出一些氛围,音乐也选的很贴切,选角也选得很适合。对白也写得很经典。

我能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究竟是好还是不好?这让我在这个庸俗的环境中充满了张力。我需要变得和大家都差不多一样。

甚至从他的作品中,我一言击中他的问题。那时,他说,他画的简简单单。

我说,其实你画的一点都不简单。你是个想法很多,很乱、未经整理的人。正确点来说,你还没有真正找到自己要的方向蓝图。你的情绪其实很乱下。

他也承认我所分析的事。但是往往到最后他会忘记我所分析的事。

他曾说过,我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是奇怪的是我是个生活的白痴。

这个无从解释。我知道在某方面我真的和别人有点不一样。而且那种不一样是一种习惯,是无法接受都跟别人一样的习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