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他突然失联了。什么也没有交代清楚。联络不上他的那两年,我哭了很久很久。

一直到了第三年,他打电话来了。他说他来马了,要我去见他。家人把我管得很严,所以我说早上才能见面。

那天早上,我很早出门。见到他时,我觉得是陌生的。他染了一头金发,戴了一条金链,看起来像一个啦啦仔。他问我,我们之间还可以再继续吗?

我说,我的眼泪已流干。我们不继续吧!往后各自努力寻找自己所想所要的吧?

又在大概一年后,他又来马了。我在街上遇到他。当时生活压力很大,我也走不出母亲去世的伤痛,我把头发剪得短短的,一方面为了省钱。

他看到我的时候,第一件事就问,我为什么把他最爱的长发剪掉。

我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这样的时候,他还是只记得他的喜好。头发是我的,我可以自由选择。

我们之前的相处,太多的时候是依据他的喜好想法。关于我的事,太其实一点都不知道。关于他的想法幻想却真的有太多了。

一直到了2008年我的旧号码换了,我们才完全断绝来往。那时他在佛罗里达,他要我跳飞机去那里。但是我拒绝,而且骂了他好多次。因为他从来没有聆听过,即使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事。我骂着他一半的时候,他把电话给一个鬼佬听。结果鬼佬也被我骂了一顿。他问我为什么骂他的鬼佬朋友。我说,问题本身出现在你身上。你的没有责任感让我感到很纳闷。当你不会解决问题时你会借助别人的力量帮你解决,却从来没有正视我们之间或者你自己的问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粗线条 的頭像
粗线条

原来日子已走到这里...

粗线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